诗歌书籍

第五十回 身陷囹圄回头太难 表达感受的词语500个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7
  • 91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第五十回身陷囹圄回头太难小说:作者:更新时间:2019/7/716:08:52一觉醒来已近黄昏,还是不见她们娘俩的影子,刘青山这才有些心慌起来。 他到自家的苞谷地里去找,不见人影,却见地

第五十回 身陷囹圄回头太难 表达感受的词语500个

第五十回身陷囹圄回头太难小说:作者:更新时间:2019/7/716:08:52一觉醒来已近黄昏,还是不见她们娘俩的影子,刘青山这才有些心慌起来。 他到自家的苞谷地里去找,不见人影,却见地里荒草丛生,苞谷苗稀稀疏疏几棵,显然很久没有人打理了。 她们会到哪里去了?刘青山有些着急,于是便向一路上所遇到的村邻打听,却没有人知道娘俩的去向,他们大多只是说好久没有看到她们了!刘青山又到附近村子的亲戚家打听,他们也都不知道啥情况。 月光下的刘家大院静悄悄的,刘青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,以前媳妇在时他嫌她唠叨,说到烦时他就呵斥一声道:“闭上你的臭嘴,让俺静静好不好?”现在没有人来烦他了,他却感到了孤独,不知不觉地开始牵挂起母女俩的安危来。 以前,媳妇和三闺女亚男都没有出过远门,如果以家为圆心的话,她们的活动半径也只不过二三里的路程。

现在,刘青山在这样的范围内已经搜了好几遍了,却未得到母女俩的一丁点消息,他不由地担心起来。 刘青山开始为自己的出轨自责起来,对于婚外恋,他起初是抱着玩玩看浅尝即止的心理,相信自己有这个定力把握好分寸。 可是,当真正投入进去时,他却发现越陷越深,无法自拔。

看来,如果还不回头是岸,那妻离子散的结局已经为时不远了!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晚上,刘青山决定去学校找小闺女亚玲,她应该知道妈妈和三姐的去向。

可是当他来到学校时,却被告知,刘亚玲同学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学了!一位和亚玲要好的女同学告诉他,刘亚玲同学已经决定弃学,上几天男朋友将她接走了。 临走前,还发了喜糖给俺们,现在两个人应该住在了一起。

啥,她和男朋友同居了?她未满十五岁,还是个孩子,咋就谈起了恋爱并且同居了?刘青山的脑袋都要炸了,他必须马上找到闺女,将她带回家。 不然,如果怀了孕犯下更大的错误,想回头都晚了!刘青山按照那位女同学提供的地址,找到了亚玲。

这是三间土墙挂瓦的房子,门前用篱笆围成了一个小小的院子。

他站在院子外,顺着篱笆的缝隙望进去,见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在院子里说笑,那个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,胡子拉碴,头发很长,上身穿衣格子衬衫,下身穿着喇叭裤,他依靠在树旁,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。

那女孩穿着一袭白裙,显得很清纯很懵懂,她正是刘青山的小闺女亚玲!瞧那男青年獐头鼠目的模样,刘青山顿生一丝厌恶,他咋也想不明白,闺女为何就瞎了眼看上他了呢?刘青山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他冲进院子一把就拽住亚玲的胳膊,生硬的声音道:“死丫头,你咋到这里了?快跟俺回去!”事情来得太突然,那个男青年愣了一下神,而亚玲则吓得尖叫起来。

见是父亲刘青山,亚玲这才安静下来,她一边试图挣脱父亲的大手,一边央求道:“爸,你快松手,让俺向你解释解释!”刘青山沉着脸道:“有啥好解释的,快跟俺回去!”刘青山拖拽着闺女往院子外,亚玲挣脱不过,急得掉下了眼泪。

那个男青年跑了过来,推搡着刘青山,来给亚玲解围。

这小子居然向自己动手动脚起来,刘青山更是气愤,他啪啪给了那男青年两个耳光,骂道:“滚一边去,你算什么东西!俺在这里教训自己的闺女,与你何干?”那男青年摸了摸被打的双脸,显得很恼火,朝刘青山嚷道:“她是俺女朋友,咋与俺无关呢?老东西,你别不识抬举,惹恼了爷爷,没有你好果子吃!”刘青山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他朝女儿骂道:“闺女啊,你真是瞎了眼!这就是你找的好男人,一点礼数不懂,彻头彻底的一个混账东西!”刘青山拉着亚玲眼看就要出了院子,亚玲一边挣扎一边向那个男青年喊道:“志民,快来救救俺!”那个叫志民的男青年似乎什么顾忌都没有了,他掰开刘青山的手将亚玲解救了出来后,然后又恶狠狠地将他出了院子,随后咣当一声关上了门。 刘青山站在外面,用手重重地捶打着门,骂道:“俺咋生下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啊!为了这个男人,连你老爸都不要了!”亚玲在院子哭泣起来,她并没有回答老爸的话。 男青年志民在院子院子里吼道:“老东西,快走!再不走,俺可要对你不客气了!”刘青山所有的愤怒又转移到志民的身上来了,他骂道:“好小子,你二十好几岁了吧,咋狗屁不懂?你这样犯浑,没有你好果子吃!俺家亚玲没到十五岁,还是个孩子,你这是犯的可是诱骗未成人罪!俺要到城里告发你,让你尝尝坐牢的滋味!”亚玲听罢父亲的话着急起来,她扑通一声面朝父亲的方向跪了下去,祈求道:“爸,这事不怪志民,都是俺的错,是俺自愿的,你要罚就罚俺吧!那个家俺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,你和妈天天吵架,俺在那个家感受不到一丝温暖。

现在妈妈走了,姐姐们也有了各自的归宿,只有俺要守着那空洞洞的院子!俺害怕,是志民给了俺温暖,让俺看到了希望!他虽然是个二流子,没有你希望的那样优秀,俺都认了!这就是俺的命,这辈子俺就跟定他了!”刘青山仍然不肯罢休,他把大门拍得咣当作响。

村子里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多,有二三个后生围了上来,他们明显是偏向志民的。 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恶狠狠地走过来,一把拽住刘青山的衣领,骂道:“你在俺们村的地界里捣乱,找死啊,还不快滚!”几个后生推推搡搡地将刘青山逼到了村口,刘青山敌不过他们,只好带着满腔的愤怒灰溜溜地回了家。

刘青山没有吃晚饭便空着肚子躺在床上,想想近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,懊恼之情不禁油然而生。 一向从容的他自诩在人生的道路上可以收放自如,咋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离他预想的轨道偏差也太远了!媳妇走了,三闺女亚男走了,这对刘青山打击并不算大,他可以接受。

可是对于小闺女亚玲的离去,他则心痛不已。 亚玲还是个孩子,学习成绩也不错,如果有个好的学习环境,再加上她自己的努力,她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前程!可是,就是因为家庭不和的原因,她选择了自暴自弃,还找了个二流子男人作男朋友,锦绣前程就这样生生地被毁了!这一切发生的根源,都是因为她摊上了俺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啊!刘青山自责不已,心痛不已,有生以来未曾如此难受过。

黎明时分,他迷迷糊糊地醒来,感觉头胀得厉害,身体也特别沉,他挣扎着想坐起来,却发现左半个身子却不听了使唤。

他用右手去摸左胳膊和左腿,感觉是木木的,全然没有了以往那种真切细腻的触感。 刘青山大吃一惊,难道自己中风了?这中风是心血管疾病,患者毛细血管破裂,导致肢体的神经系统受损。 有些人今天看来还好好的,不巧摔了一跤或者睡了一觉之后,结果就发生了肢体偏瘫,半身不遂,很是痛苦。 刘青山曾经目睹过中风者的种种症状,因此感到非常恐慌。

刘青山拖着不听使唤的肢体爬到了床边,一不留神便从床上滑到了地下,他疼得皱起了眉头。

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,不禁被穿衣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,只见镜子中的那张面孔鼻歪眼斜,五官扭曲得变了形,非常恐怖!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