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《后汉书·杨琁传》原文及翻译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9
  • 39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①杨琁字机平,会稽乌伤人也。 高祖父茂,本河东人,从光武征伐,为威寇将军,封乌伤新阳乡侯。 建武中就国,传封三世,有罪国除,因而家焉。 父扶,交址刺史,有理能名。 兄乔

《后汉书·杨琁传》原文及翻译

①杨琁字机平,会稽乌伤人也。

高祖父茂,本河东人,从光武征伐,为威寇将军,封乌伤新阳乡侯。

建武中就国,传封三世,有罪国除,因而家焉。

父扶,交址刺史,有理能名。

兄乔,为尚书,容仪伟丽,数上言政事。 桓帝爱其才貌,诏妻以公主。

乔固辞不听,遂闭口不食,七日而死。

②琁初举孝廉,稍迁,灵帝时为零陵太守。

是时,苍梧、桂阳猾贼相聚,攻郡县,贼众多而琁力弱,吏人忧恐。 琁乃特制马车数十乘,以排囊盛石灰于车上,系布索于马尾,又为兵车,专彀弓弩,克期会战。 乃令马车居前,顺风鼓灰,贼不得视,因以火烧布,布然马惊,奔突贼阵,因使后车弓弩乱发,钲鼓鸣震。 群盗波骇破散,追逐伤斩无数,枭其渠帅,郡境以清。

③荆州刺史赵凯,诬奏琁实非身破贼,而妄有其功。

琁与相章奏。 凯有党助,遂槛车征琁。 防禁严密,无由自讼,乃噬臂出血,书衣为章,具陈破贼形势,又言凯所诬状,潜令亲属诣阙通之。 诏书原琁,拜议郎,凯反受诬人之罪。

④琁三迁为勃海太守,所在有异政,以事免。 后尚书令张温特表荐之,征拜尚书仆射。 以病乞骸骨,卒于家。

⑤论曰:安、顺以后,风威稍薄,寇攘寖横,缘隙而生,剽人盗邑者不阕时月,假署皇王者益以十数。 或托验神道,或矫妄冕服。

然其雄渠魁长,未有闻焉,犹至垒盈四郊,奔命首尾。

若夫数将者,并宣力勤虑,以劳定功,而景风之赏未甄,肤受之言互及。

以此而推,政道难乎以免。 ⑥赞曰:琁能用谲,亦云振旅。

(选自《后汉书》列传第二十八,有删节)译文:杨琁字机平,会稽乌伤人。

高祖父杨茂,本河东人,跟随光武帝征伐,做了威寇将军,封为乌伤新阳乡侯。

建武年间,到了国都,传封三世,后因有罪被革除,因此回了老家。

父亲杨扶,交阯刺史,有办事能干的名声。 兄杨乔,做了尚书,容仪伟丽,多次上书议论政事,桓帝喜欢他的才貌,下诏要把公主嫁给他,杨乔坚决辞让,皇上不听,于是闭口不吃东西,七天竟死了。

杨琁开始被举为孝廉,过了些时,灵帝时做了零陵太守。

这时苍梧、桂阳狡猾的盗贼相聚,攻打郡县、贼人众多而杨璇兵力薄弱,官吏百姓非常担心害怕。 杨琁于是特制马车数十辆,用一排袋子盛石灰于车上,系布索于马尾,又做兵车,专彀弓弩,约定日期会战。 于是叫马车在前面,顺风鼓灰,贼人不得张目,就用火烧布,马受惊,奔突贼阵,再叫后车弓弩乱发,征鼓鸣声震天,群贼惊骇四散,追逐伤斩贼人无数,将其头目枭首示众,郡境以内得以安宁。

荆州刺史赵凯,诬奏杨琁不是亲身破贼,而妄有其功。 杨琁相与章奏,赵凯有党羽相助,于是朝廷用槛车将杨琁召回。 防禁严密,没有机会辩明理由,杨琁于是咬臂出血,用血写成章奏,具体陈述破贼的形势,并且说到赵凯所诬状,暗地叫亲戚和下属到朝廷通报。

诏书原谅了杨琁,任命他为议郎,赵凯反受诬告他人之罪。 杨琁三次升迁做了勃海太守,所到之处都有异政表现,后因事免职。 后来尚书令张温特上表推荐他,征拜尚书仆射。

因病请求退休,死在家中。 论曰:安、顺以后,朝廷的声威渐渐下降,盗贼不断侵扰横行,他们沿着武力的空隙生存,不停地抢掠百姓攻打城县,假冒皇帝侯王的情况有十几次。 有的伪造神迹道术的灵验,有的非法伪造使用朝廷衣冠。 然而他们的头领魁首,都没有名声,官军却甚至还在四郊不满壁垒,疲于奔命。

至于那几位将军,都是尽力勤思,靠辛劳建立战功,可是景风之赏未表彰,浮泛不实的谗言反而一并加身。 由此推论,政道也很难避免。 赞曰:杨琁能运用智谋,也可以整顿军旅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