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489章 佳宁事完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7
  • 11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半岛酒店。 “叶生!”叶景诚乘坐的车辆停靠在大门前,而原本就站在门口等待的邬开莉,见状马上走上去迎接。 “嗯。 ”平淡的应了一句,叶景诚示意道:“进去再说。 ”一行人前

第489章 佳宁事完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半岛酒店。 “叶生!”叶景诚乘坐的车辆停靠在大门前,而原本就站在门口等待的邬开莉,见状马上走上去迎接。

“嗯。 ”平淡的应了一句,叶景诚示意道:“进去再说。 ”一行人前后的步入酒店,邬开莉直接到前台开一个套房,相比在餐厅的某个角落或者包间,自然是前者的保密性更高,而且不用担心被人提前布置。

虽然她知道叶景诚身边的保镖,肯定会先一步对环境进行排查,杜绝被人监听的可能。 但是谨慎一些,总能多少避免一些麻烦。 在保镖检查完整个房间,确保没人监听以及其安全性,最后就是将所有的窗帘拉上,使得房间显得有几分昏暗。 面对这样的环境,邬开莉突然回想半个月前,自己和陈松青等人被关在密室中的几天,特别是叶景诚亲自行刑的那一天,一幕幕血腥在她脑海中不断倒映。 面对坐在咫尺的叶景诚,昏暗的环境只是衬托出他的轮廓,但是却给邬开莉一阵剧烈的压迫感。

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哮喘病患者,心跳和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加速,偏偏胸口犹如放了一块大石,压得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。 当初叶景诚没有想对待陈松青等人,直接将她的性命留在那一间密室,就是看中她还有可利用的能力。 所以这半个月来,她完全按照叶景诚吩咐,将佳宁集团所有可支走的账务,一次过转到叶景诚给她的海外账户。

甚至为了避免叶景诚的误解,她都不敢打电话给亲人,担心叶景诚以为她留下暗号,到时候连他亲人都不放过。 今天之后,佳宁的事将会宣布结束。 而她也失去原本的用处。 接下来则会迎来对方的审判,是生是死全凭对方一句话。

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邬开莉自然想好死不如赖着活,即使继续留在叶景诚这头吃人猛兽的身边做事,也总好过她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说吧。 ”见到邬开莉暂时的失神,叶景诚就猜到她在想些什么。

不过对于如何处理邬开莉,他已经在来时的路上就做好决定。

“这一份是佳宁集团所有财产的清单。 ”邬开莉拿出厚厚的一沓文件。 佳宁集团虽然只是一个空壳子,但是陈松青等几个主谋在策划这宗惊天诈骗案的时候,前期还是投入了不少的人力物力,介入各个产业营造出拥有一个产业链的乱象。 其他的不说,就说佳宁集团所在的金门大厦。 为了让股民更坚信它的价值,陈松是将整栋大厦买了下来维持门面。

由于金门大厦处于绝对优势的地理位置,所以就算港岛面临一轮房价大跳水,对这栋大厦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,它的价值绝对不会低于十亿。

再加上一些拉拉杂杂的产业,现时总价值超过六十亿的佳宁集团,其中二十亿归于它名下的实业资产。 还有剩下那四十亿,就是不断被陈松青以操控股价的手法,让股票价格狂飙的股票上的价值。 这些钱可以说都是从股民身上搜刮回来,叶景诚如果没猜错的话,陈松青已经是打算收网,否则也不会找人来解决他这个麻烦。 可惜,现在这张网的确是收了,只是轮不到他陈松青享受。

甚至这件事传开之后,他还会成为这件商业罪案的主犯。

至于那些因为这件事蒙受重大损失的股民,真要说也是因为一个‘贪’字,对此叶景诚并不觉得会亏欠他们些什么,这一切都是陈松青策划出来的,他不过是在临尾将果实摘走。 文件一页页的往后翻,除了佳宁集团的资产值数据,剩下来的就是相关产业的变卖和处理方案,这些方案大部分经邬开莉的手处理完毕,剩下的几项都是没办法短时间变卖的资产。

现如今,佳宁集团六十亿的总资产。 其中价值二十亿的实业资产,大部分都被打折处理,换来了将近十二亿的流动资金。

剩下一些价值不算太高,处理起来还麻烦的资产,根据叶景诚下达的指示,邬开莉直接将它们舍弃。

然后是占大头的四十亿股票资产,邬开莉处理的手法,就是将所有可操控的股票,用极短的时间流入股票市场。

如此大规模的抛售,必然导致股价的大跌。

幸好在市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,邬开莉已经将手头上的股票,以七成的均价全部处理完。 也就是说,原本六十亿总资产值的佳宁集团,通过叶景诚的幕后操作,已经抽调近四十亿的资金,使得佳宁集团真真正正变成一个空壳。 而在这一天,不知道有多少股民受到连累。

原本地产大跳水就是一个打击,现在佳宁集团一次过抛售所有股份,也导致它的股价直接跌倒最低的一毛钱。 一毛钱的股价,等于这间上市公司宣布破产。 民众手上原本持有的股票,瞬间变成了毫无用处的废纸。

甚至有不少中层的投资者,由于受不住如此重大损失的刺激,来到佳宁集团所在的金门大厦,现场直播一幕高楼坠亡。 这件事再一次校验邬开莉的办事能力,相比袁天帆和霍健宁这类打工皇帝,她的想法或者不够全面和慎密。 但如果由叶景诚指派她如何去做,她绝对可以给出一个满意的结果。

面对叶景诚又一番打量,邬开莉内心更加不安。 其实她好几次想主动开口,让叶景诚相信自己的价值,从而留她一条性命。

但是女人的自觉告诉她,千万不要尝试去说服对方,否则只会让灾难更早降临。

因为任由她说得天花乱坠,都必须让叶景诚看到两点。

其中一点是她的能力,这一点在刚才已经得到证实,其次是信任,这一点没有根据可究,说简单点,完全是看叶景诚看她顺不顺眼。 直到叶景诚从酒店离开,邬开莉仍然没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。 只是在临走前,他让一名保镖名义上护送邬开莉回去……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