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1594章 在路上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6
  • 112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伽诺的气急败坏,“脑虫异形”的风轻云淡。 对于这些,云海一无所知。 事实上,这一次他已经是严重的估计错误了。 在他看来,云月虽然冲动、叛逆,但在大是大非和重要的事情上,她还是

第1594章 在路上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

伽诺的气急败坏,“脑虫异形”的风轻云淡。 对于这些,云海一无所知。 事实上,这一次他已经是严重的估计错误了。

在他看来,云月虽然冲动、叛逆,但在大是大非和重要的事情上,她还是很有理智的。

统治着整个异虫刺族——它们的数量超过了异形十倍还要多,更何况还肩负着在他离开后统治异形文明的责任,在这样的情况下,云海怎么能想到云月还敢偷偷的离开。

只是,不管怎么想的,无论云月会怎么做,云海都觉得这一次是势在必行。 首先是异形主宰,其次才是一个父亲。

又或者首先是一个父亲,其次才是异形主宰。 是异形主宰重要?还是父亲更重要?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,云海都很难定义这一点。

以虫族或者异形的观点来说,血脉或者子嗣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是无关紧要。

为了保全自己,异形皇后可以轻易地让自己更多的“孩子”冲锋陷阵乃至去送死,因为从整个族群的利益出发,它的安全比其它更多的异形都重要。 但是,云海必定不是一个真正的异形,或者异形主宰。

他始终都没有忘记过,“树神”为了它的文明的延续放弃了战斗,将种子交给他。 他从来也没有忽视过,“虚空异兽”为了腹中的血肉,放弃了自己的生命。

扪心自问,云海不确定自己能为芷寒腹中的自己的血脉骨肉做到哪一步。 但有一点他能确定,如果知道了芷寒的下落,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,他都是一定要去看看的。 其实,从某些方面来说,云海一直在逃避。

异形文明刚刚进入大宇宙的时候,芷寒和初代异形皇后就失踪了。

智能微观文明态度暧昧,异兽应睨和异虫刺族虎视眈眈。 这样的情况下,他不可能安全地带着异形大军离开这片星域。

如果他选择自己离开,就智能微观文明“主脑”的观点,残暴的异形文明失去了一个拥有人类灵魂的主宰统治,那它们的下场也可想而知了。

所以,那个时候云海只能自己安慰自己——宇宙这么大,在没有确切的信息之前,自己就是放弃异形文明离开也根本就是一只没头的苍蝇。

就这样,智能微观文明派出一些探测器和飞船尝试帮助云海寻找线索,他自己选择留了下来。

一切,都朝着最初预料中的方向发展着。

因为一个不确定的因素——伽诺的出现,云海带领着异形文明笑到了最后,成了最大也是唯一的赢家。 仿佛是宇宙造物主的眷顾,当解决了眼前所有的麻烦,当异形文明开始进入了黄金进化发展时期时,线索终于出现了。

云海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把握,出现在河系边缘的就是跟随着初代异形皇后离开的异形。

而且,他觉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,初代异形皇后以及芷寒早就离开了那里。

河系的边缘,就是智能微观文明战舰发现问题的区域,绝对不会有太多的异形。 它们,只是初代异形皇后留给自己的线索。

虽然,初代异形皇后不确定云海带领的异形文明,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发展或者旅行的河系边缘位置,但出于谨慎的目的,它还是这么做了。

这些,都是云海的预感。 而他,相信了自己的预感。

“一年多了,无论芷寒的腹中是个人类婴儿,又或者是异形,那也早该诞下了。

”“呵呵,前者的可能性不大,芷寒虽然是人类,可是我除了人类的灵魂,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一只异形了。

”“不过是异形的话更好,做为异形主宰的后裔,你将来要经历的必定会是波澜壮阔、惊心动魄的,异形毕竟比人类更能适应这个黑暗而危险的宇宙。

”“只是,我不在身边,不知道芷寒……”想到自己在这个冰冷空旷的宇宙中已经有了孩子,被触动了心中最柔软的部分,云海的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。 只是当他想到那个美丽且温柔如水的芷寒时,心情陡然又浓重了下来。

异形的眼中,只有宿主和皇后、同类的存在。 或者芷寒腹中的小生命,一直都把她当成了一个宿主,一个可以让它成长起来的宿主。

如果芷寒一直在云海身边,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她腹中的异形平安诞生,而芷寒或许会经历痛苦但绝对不会送命。 只是,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,云海只是异形主宰并不是“宇宙主宰”,他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。

运输舰特意为他加装的瞭望窗外,一片扭曲迷蒙的光影。 片刻后,伴随着一阵时空错乱感,运输舰又经历了一次空间跃迁。

结束了胡思乱想,云海收回目光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控制台上。 拒绝伽诺为运输舰安装“子体”,云海也是出于谨慎的考虑。

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,带走芷寒的飞船就是萨尔那加族所有。 至于控制那艘飞船的,是像已经灭亡的“主脑”或者伽诺一样的智脑,又或者是某个幸存的萨尔那加人,云海还无从肯定。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,云海都不能给智能微观文明和它或者他接触的机会。

没有子体,并不意味着这艘运输舰不够智能。 在伽诺的帮助下,云海和运输舰的智能控制程序已经完美地契合了。

生物智脑本身就是萨尔那加族生物科技的一部分,如果不是云海还不够熟悉自己的这种能力,伽诺甚至连智能控制程序都不用预装,只需要一些特定的仪器,云海就能凭借着自己的精神和意念控制这艘运输舰了。

河系边缘的战舰不仅发送回了异形存在的信息,而且还发回了它构建出来的星图。

以不同的星系为参照物,云海很快就确定了运输舰现在的位置。

再有两个朗时,一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星图上标注出来的运输舰所在的位置,几乎只是行程的起点。 在心中叹了一声,云海将自己的精神力与运输舰连接在一起,包括智能控制系统的连接。 确定了运输舰所有动力引擎和能量发生仪都在健康地工作着,他随即放松心情,投入到了对战演练当中。 《星际争霸》,以云海的设想为基本框架,伽诺又往里面添加了很多新的东西。

与其说这是一款用了放松的虚拟游戏,倒不如说是伽诺为云海量身打造的对战演练平台。 无论是与宇宙中一些强大的异兽厮杀、肉搏,又或者带领着异形在不同的环境和其它种族激战。

总算赶在云海出发前完成了这款游戏开发的伽诺,总算让云海在长途的烦闷旅行中找到了一些新鲜、刺激的玩意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