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10
  • 82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木锦年说我是个有毒的女人,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毒是什么。 关于他说的毒这个字已经太多次,我不想明白这里的含义。 与我来说,那是毫无意义的。 女人,如果做到有毒,说明已经到了最高的

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

木锦年说我是个有毒的女人,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毒是什么。 关于他说的毒这个字已经太多次,我不想明白这里的含义。 与我来说,那是毫无意义的。

女人,如果做到有毒,说明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。

  阑珊,每个中了你毒的男人都没有好的下场。 他端着酒杯,倚在窗前,斜睨着眼睛。   是吗?我的毒有那么毒吗?我嫣然一笑,你就不怕没有好下场么?  嗯,我怕,很怕。 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 阑珊,我已经不由自主了。

我情愿死在你的毒液里。

像骆远那样。

  提起骆远,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下。 那个为我舍弃自己生命的男人。

  骆远说,阑珊,为你而死,我不后悔!看着他就那样死在我的怀中,我没有哭,也许,真的像别人传言中所说我是个有毒的女人,千万不能去碰触,如果稍微沾染一下,就会毒发身亡。

  我不明白木锦年明明知道,为什么甘愿去品尝毒的滋味。   既然遇见了你,我当初就做好了中毒的准备。 阑珊,其实我很羡慕骆远的,他能死在你的怀中,也许他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。

如果有那样的机会,我也会那样做的。

阑珊,你真的是罂粟,让人欲罢不能,想摆脱却又不舍。   摆脱?木锦年,我可没有纠缠着你。 我冷冷的看着他,冰冷的目光穿透那张英俊的脸上,透出的寒意让我都觉得有些凉。

  不,阑珊,你理解错了,我只是那样比喻下。

曾几何我想过要离开你,离开这个地方。 阑珊,你知道吗?我早就离不开了,离开这里我会死的更惨,郁郁而终或者,忘记自己,麻木的活在回忆里。 他停顿下,叹息一声。 阑珊,我不忍看着你就这样活在旧梦中,活在疯狂的颓废中。

阑珊,忘记过去,活在希望里吧。   希望?你以为我还有希望吗?自从秦幕死后,我还有希望吗?我冰冷的目光望向窗外,尽管阳光明媚还是刺穿不透我的心。   秦幕的死只是一个意外,骆远的是死个偶然。

  意外?偶然两个爱我的男人,因为我偶然意外而死?不,他们不是那样死的。

木锦年,你明知道的,是我害死了他们。   不,不是那样的,阑珊,我也那样疯狂的爱着你。

我知道代替不了他们在你心中的位置,只要能守在你身边。

我愿意有天像骆远那样死去。   你这是何苦呢?木锦年,你走吧,离我越远越好。

  阑珊,爱就是毒药,你更甚。

可是我已经病入膏肓了,离开你我想我会死的更快。 他走过来,把我拥入怀中。   木锦年,你……不等我说完,他一下用自己的唇堵在我唇上,在他柔情蜜意的吻痕里,我仿佛看到了秦幕失望的眼神。   【二】  秦幕说我是个妖精,可以迷惑人的心智。

要不,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就那样轻易坠入我的情网了。 说到优秀,我不否认。 如果不是他的优秀,我又怎能会爱上他呢。   秦幕是个警察,一个非常优秀合格的警察。 而我,只是一个整天游荡在午夜的幽灵。 在他的眼里,我只是一只迷失了归途的羔羊,是那样的迷茫无助。

就那么一眼,他说他就沦陷了,像被施了魔咒的王子疯狂的爱上了魔鬼。   我是妖精还是魔鬼,确切的说,我不知道。 就算知道又如何?妖精和魔鬼实质上是没有差别的。

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美艳动人,一个凶狠可怕。

  秦幕,你不怕有天被妖精给吃的不剩骨头么?我微笑着望着他,笑容里有一丝的魅惑。   你是妖精,我就是悟空。

谁看到过悟空被妖精吃掉了?他轻轻柔柔的揽我入怀,他的身上有种诱人的味道,像薄荷的清凉,又像似烟草的清香。

我于是便迷失在他的柔情中。

  我不知道对于骆远来说,我又算是他的什么?情人还是老板?爱着秦幕的同时我又难以抗拒骆远的爱情。

很多时候,我知道对于骆远是不公平的,我不爱骆远,却又用骆远对我的爱利用着他。   也许我真的像秦幕所说,我是一个妖精,可以迷惑人的心智。

让每个男人心甘情愿的为我付出,甚至是生命。   那么,秦幕,你的甘愿是否在否定你本身的优秀呢?  否定我的优秀?阑珊,你认为什么才是优秀?秦幕吃惊的问我。   优秀的男人应该不会被女色所诱惑,要有一定的定力。 当然,特别是你们做警察的。 我笑了笑。

  警察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。 阑珊,不爱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。

有定力的男人也不一定不好色。

这与优秀这个称谓没太大的关系的。

他此刻抱着我,抚摸着我我光滑的脸颊。

  爱对你来说是什么?我问他。   爱?他略微思索下,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,而那时的窗外还在飘洒着雪花。

冬天原来已经来临了。

  爱就是,蓦然回首,你就在灯火阑珊处。 爱就是,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。 他收回目光温柔的看向我。

  爱有时候应该是断肠散或者是鹤顶红。

品尝过后就是死亡。

我盯着他,眼睛里浮现一抹笑意。   死亡?阑珊,我不喜欢这个词语。 多么恐怖,不,应该是多么让人感觉阴森。 他轻柔的刮了下我的鼻梁。

不过,阑珊。 哪怕你真的就是鹤顶红,我也愿意喝下去。

死亡,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常常面临的字眼。 所以,我不会害怕,我害怕的是你突然有天不知所踪。 阑珊,答应我,不要离开我,好吗?  嗯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

秦幕,如果有天你我成为敌人了,你会杀我吗?我轻轻的问他。

  敌人?阑珊,你胡说什么呢?我们怎么会成为敌人呢?傻瓜,即使真的会,我宁愿自己死也希望你活下去。   我只是假设而已,瞧你紧张的模样。

哎,秦幕你紧张的样子真的好帅。

我对他盈盈一笑。

他便沉沦在我的笑容里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