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闺中妾慕容云轩,唐玉心 情感句子说说心情霸气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7
  • 95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《闺中妾》主角慕容云轩,唐玉心,是苏兰淦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,慕容云轩,唐玉心小说讲述了寒冬之夜,大雪纷飞。 一根钢钉无情的砸进她头骨之中,当场丧命。 狠毒的奶娘连襁褓中的婴儿不曾放

闺中妾慕容云轩,唐玉心 情感句子说说心情霸气

《闺中妾》主角慕容云轩,唐玉心,是苏兰淦最新完结的重生小说,慕容云轩,唐玉心小说讲述了寒冬之夜,大雪纷飞。

一根钢钉无情的砸进她头骨之中,当场丧命。

狠毒的奶娘连襁褓中的婴儿不曾放过。

“慕容云轩,此生我就是化成厉鬼,也不会放过你!”幸得重生,唐玉心回到了他们相识之初,刚踏入慕容府上的那一年。

这一世,她要为唐家雪耻,为她的孩子报仇!精彩章节围观之人皆是一愣,纷纷将目光投向唐玉心。

唐玉心面不改色,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饶有趣味的盯着孟小宛。

她很瘦,骨架子简直比她这个当小姐的,不知道小到哪里去了,可也就是这般瘦小的骨架,才更加衬托出她我见犹怜的样子。

前世她就是这样,被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给迷惑了,才动了要买下她的心思。

猛然间,脑海中灵光一现。

今天,且让她来出一口恶气如何?“小姐,求求您,可怜可怜我吧,我什么活都会干,只要你买了我,我定当好好服侍小姐,绝无二心!”见唐玉心面无表情无动于衷,孟小宛实在打不准她的注意,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姑娘,难道不应该很单纯善良的吗?为何在她的眼中,孟小宛看到了一丝得意,与算计?孟小宛本能一颤,似乎想退缩,然,就在这时,唐玉心小手一抬,托起她的下巴,见她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,撇撇嘴,冷笑,“长的倒是不赖,就是太狐媚了些,这般瘦小的身子,哪里还用的着干活啊,只要你往那一站,就生生将人的魂给勾了去,这般姿色买了去,做丫环岂不是太委屈?”众人一怔,孟小宛亦如是。

“我……我不怕苦不怕累,只要小姐你赏我一口饭吃就行了,只要能好好葬了我爹,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

”“是吗?”唐玉心邪佞勾唇,“若真的不怕苦不怕累,又怎会沦落到卖身葬父的地步?”孟小宛又是一愣,倒是围观的人,不少人开始指指点点,说她肯定是想找个大户人家,凭她的姿色,弄个小妾当当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,总比真的当丫环强。 孟小宛小脸青白交错,但也顺着别人的话,颤颤巍巍的说,“小女子本是青州祖籍,与父亲来京城投奔亲戚,不想亲戚早就搬家,中途我们的盘缠用光了,父亲也突染疾病,昨夜骤然离世,小女子人生地不熟,是真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,才出此下策的……”说着,孟小宛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。

唐玉心一言不发,只听着她说,围观的人只道真是可怜。 孟小宛擦了擦泪,又接着说,“娘亲走的早,现在家中无人,父亲也离我而去,小女子孤身一人,举目无亲,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呀,小姐,求求您,就收留我吧。 ”“还当真是可怜呢!”唐玉心听言不住摇头叹息,上身一倾,凑到孟小宛耳边,神色如常,眸心却闪过一丝寒意,“可惜,我不会买你。

”孟小宛身子一僵,就听耳边低语如魔咒一般传来。 “因为你下贱!”那低低的轻语,宛若魔咒一般,在孟小宛的脑海中炸开,痛苦与屈辱如同蚂蚁倾巢一般,啃噬了她的心脏。 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她痛苦的盯着唐玉心,她不明白,一个连身形都不曾长开,脸上还透着一股孩童的稚嫩气息的小丫头,为何在她的眼底,会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。 第一眼,她便知道唐玉心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举手投足之间都换发着一股尊贵的气息,只要能跟了她,自己的人生定能翻天福地的变化。

“为什么?小姐就算不买我,也不必羞辱与我,我与小姐无仇无怨,纵使你高高在上,也不要这般践踏别人的尊严?”孟小宛咬着唇,一字一顿的说。 “尊严?”唐玉心眼底满是讥诮,“你跪在这里卖身,有什么尊严?”“你……”孟小宛一时间话堵在胸口,全然不知如何反驳。 唐玉心也不会给她反驳的机会,“既然要卖,何不给自己寻一个好去处,凭你的姿色进了玉醉楼,生意想必是张腿就来,跟着我做奴婢,岂不是可惜了。

”“什……什么?”孟小宛只感觉自己听错了,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叫她去玉醉楼?那……那可是烟花之地!唐玉心嗤笑,“怎么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孟小宛顿时觉得双颊火辣辣的,尤其是被唐玉心那清澈的双眸盯着,她真有种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感觉。

为何,从这小女孩的眼睛里,她竟觉得她对自己只有恨意。 “好端端的一个女孩,有手有脚,能干,又能吃苦,旁边的巷子就有织坊,你大可以去那里做女红,想必老板也会同情你,多给你一些报酬,让你好生安葬父亲,可惜你偏偏要在这里卖身。

”唐玉心说到这里,眼底鄙夷更甚,“好吧,卖身就卖身,事出突然你出此下策,也是情有可原,可你若是真的愿意做奴婢,真心只想安葬父亲,刚才就有不少的人愿意出钱买你,为何我都没见你点头?”陡然,唐玉心眼神一冷,犀利的冷芒刺的孟小宛几欲晕厥,“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葬父,是想寻一位高价的买主,好一朝翻身,麻雀变凤凰!”一番质问当场让人如梦初醒,之前想要出银子的买主纷纷质问。

“对啊,刚才我出一百两都没见你点头,我还以为你是害怕紧张,没想到,你根本就是看不上啊,好你个小贱人,竟然拿我们当猴耍?”“王老六,当你是什么啊,你一个卖布的,人家小姑娘哪里看得上,瞧她那细皮嫩肉的,自然是想要找个公子哥,好生伺候了,以后何愁没有锦衣玉食?”“我呸,不要脸的贱人,刚才买菜的四娘还给了她二钱银子,怕她一时没有找到买主,回头饿了肚子,还被她拒绝了,我还以为多清高,没想到就是一个下贱胚子!”“就是,瞧她一副骚样,指不定已经被多少男人玩过了,水性杨花的表子。

”孟小宛突然觉得耳边嗡嗡作响,眼前,她被无数双眼睛盯着,指指点点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被人扒光了审视一般,让她感到羞耻与侮辱。

究竟她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顷刻间,周围乱作一团,而不远处,两匹骏马之上,两个男子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