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120章 收购《新报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13
  • 194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“五千万?这个《成报》还真敢开价。 ”拿过袁天帆递上来的协议书,叶景诚看了一眼便丢到桌面上。 如今的《成报》还不是港岛最畅销的三大报章之一,每天出纸一大张,每份售价一元,出版量不足

第120章 收购《新报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

“五千万?这个《成报》还真敢开价。

”拿过袁天帆递上来的协议书,叶景诚看了一眼便丢到桌面上。 如今的《成报》还不是港岛最畅销的三大报章之一,每天出纸一大张,每份售价一元,出版量不足六万份。 成本加人口七除八扣下来,报社每天的纯利可能还不到一万元,一个月最多三十万封顶。 五千万这样丢下去,得卖多少年的报纸才能回本?就算叶景诚现在身家亿万,但是他也不是一条水鱼,别人想怎么按就怎么按。

如果真是这个价位,他还不如去打《星岛日报》、《大公报》、《东方日报》三大报章的主意。 “《成报》虽然和银行借过钱,不过它的底蕴不差于三大报章,加上这段时间资金开始周转,我想他们开这个价,无非是想吓退你而已。 ”袁天帆分析道。

毕竟《成报》的规模不比三大公报章,但是追溯它的源头,就可以发现这份报纸创办的日期,不过是比三大报章迟上一年多两年的时间。 “《新报》那边又是什么情况?”《新报》的资料叶景诚有看过,创刊的时候已经临近六十年代。 相比几家霸主级传媒,《新报》完全是一支新秀。

只是后来凭着高质素的报章,以及恪守公正持平的原则,后来者居上。 特别是这几年经济迅速发展,优良的口碑拉拢了不少看众。 现在每天的出版可以达到五万份,同样是一元一张报纸,不过报纸首页添加了彩印。 因此成本也增加了不少,每天可能只有五千的纯利。 “我想他们的态度会令你满意。 ”袁天帆嘿嘿笑了一声。

这才把《新报》协议书递了上来。 《新报》提出的要求和《成报》相差无几,但是报价方面拦腰斩了六成。 两千万的数目还是有些虚高。 不过这笔买卖还有商谈的余地。

“嗯!有没有帮我约我个时间。 ”叶景诚选择踏入电影圈,那肯定需要一家传媒公司来造势。 “我们随时都可以过去。

”《新报》方方面面都做的不错,唯独人手方面一直有空缺,所以报章运营顶着很大的压力。 特别是这家传媒公司的负责人,已经没有了当初创刊的激情,恨不得早日甩了这个包袱。

一通电话双方就约好时间,下午三点在对方印刷厂房会面。 等到叶景诚和袁天帆来到此处,报社的社长顾尧坤已经在这里守候,并且这一次有关收购的谈判。 几个股东也全权交由他来负责。 先是对印刷厂房进行一圈视察,随后顾尧坤带着两人来到报社的办公地点。 又是一番视察,三人进入顾尧坤的办公室,开始磋商这次的收购。 “叶生,厂房和公司你都视察过了,不知道留给你印象如何?”亲自为两人倒上一杯咖啡,顾尧坤坐到自己的专属座位。

这个位置他不知道费了多少心神,才顺利坐了上来。 没想到只是坐了半年的时间,《新报》几位创办人都一致决定出售这间报社。

看来这张椅子是要换主人了。

“不错啊。 ”叶景诚没有特意收敛情绪。

《新报》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员工素质,这一方面都把持得很好,唯独是严重不足的人手。 他刚才走进来所见到的情况,是每一名员工都显得十分忙碌。 甚至一个人要做几个人的事情。 “既然是这样,价钱方面…我想叶生你也应该接受吧?”顾尧坤开始试探叶景诚的底线。 闻言,叶景诚摇了摇头。 说道:“太高了,虽然你们报章的市场份额不低。

但是你们的成本几乎是同行的一倍,等到资金回笼已经不知道是猴年马月。

”“叶生。

我们《新报》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,靠的就是这一份口碑和报章的质量。 相比其他还是黑白页的报章,《新报》未来的市场必然会扩展,而且还会走得更加远。 ”顾尧坤就像一早备好的台词,朗朗上口的说道。

“一千万。

”叶景诚并没有把对方的话听近耳里,淡然的举起一根手指进行报价。 “不可能!”几个创办人将谈判的事情交由顾尧坤,除了因为他有一副好的口才,再者他已经将这里当作自己的家,又怎么可能轻易将这个家贱卖呢?“那你觉得多少合适?”一旁的袁天帆反问顾尧坤,并且挖出对方老底,说道:“顾社长,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从事哪一行,你们《新报》当初向汇丰银行借款,银行就对报社进行了评估,价值只有一千二百万。 ”“这个…”顾尧坤一时语结,他还真忘了叶景诚这条线,还是袁天帆搭起来的。 以两人一路过来的对话和称呼,关系肯定不浅。 他用的这一招瞒天过海,在对方面前根本无所遁形。 “不过你说的一千二百万,已经是上一年的事情。

这一段时间报社销量大幅提升,再加上潜在的市场价值,肯定不止这个数目。 ”在另外两人看来,顾尧坤这番话只是死鸭子嘴硬。 就算报社市场份额有所提升,它的价值也不可能一下子飙升上来。

“所以我就说咯,你觉得多少合适?”袁天帆笑了笑,别有深意的看着顾尧坤,等待他接下来的答复。

稍微思量了一番,顾尧坤报价道:“一千八百万,我只有这么大的权利。

再低我只能先找股东商量,再过几天才能给你们答复。

”三个人怀着不一样心思的,现场一时间变得沉默。

“顾社长也算是《新报》的重臣,不知道这份报章卖出去之后,你自己以后有什么安排?”叶景诚打开一个突破口,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
报社卖了给其他人,顾尧坤得不得重用是一个问题。

即使他可以选择跳槽,问题同级别的报社里面,欠缺的是中下层的人才,高层相对没有那么稀罕。

除非他肯降低自己的身份,入职低一级层次的报社,那样做个社长还没问题。 “一千五百万,只要你可以劝服那几个股东,社长一职还是你的。 ”叶景诚继续诱之以利。 原本打算开声的顾尧坤,再次沉默了下来。

说不动心肯定是假的,吃多了鲍参翅肚,难道他还非得去吃咸鱼青菜?“请允许我打个电话请示。

”(未完待续。

)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