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书籍

第三百一十七章 万历皇帝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9
  • 71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儿童诗歌 > 文章
简介 三月初,在江南,这时早已是春光明媚,柳树垂丝绦的季节了。 ~,但京城里仍是春寒透骨,寒风冷冽。 京城里的皇宫,高高大大的墙垣,耸立在那。 皇城里的刻漏房这才刚刚挂上未牌,十几

第三百一十七章 万历皇帝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三月初,在江南,这时早已是春光明媚,柳树垂丝绦的季节了。

~,但京城里仍是春寒透骨,寒风冷冽。

京城里的皇宫,高高大大的墙垣,耸立在那。

皇城里的刻漏房这才刚刚挂上未牌,十几个挂着乌木牌的火者正擦拭着皇极门的朱漆大门。 待乘舆经过,火者连忙退至一旁恭立。 乘舆上首辅张居正此刻闭目假寐,整个帝国的运转也在他的思绪之中。 皇宫里的火者宫女内使见了张居正都是避开,庄重行礼不亚于天子亲临。

现在张居正的乘舆,正向乾清宫而去。 此刻在乾清宫里,正是十分热闹。

一名少年坐在龙椅上,嘻嘻的笑着。

这位少年就是朱翊钧,百姓口中的万历天子,御宇至今已是第八个年头。

此刻他穿着玄色上缀绿色滚边的龙袍,看着一群小火者在那掷银为戏。

旁人一直以为,大明的天子,要穿明黄色龙袍。 但其实不举行仪式的时候,天子的常服,通常是青色或黑色的龙袍。

若褪去皇袍,朱翊钧也只是刚满十八岁的少年,唇边蓄着青涩的短须,乍看起来有些几分微胖,甚至是敦厚,很难与牧民亿万的九五至尊联系在一起。 掷银是万历与火者常玩的小游戏。 在乾清宫的光可鉴人的地面上,画一个圈。 然后朱翊钧,让十几个小火者用银叶向圈里投,投得好的,就能得到天子一个银锭赏钱。

下面的十几个小火者,使劲浑身解数,想要得天子开心。

故而一个个都是投得极准。

朱翊钧看得开心处不时拍手叫好,不免心底也有下场试试手的念头,但也知不可。 若是自己丢的不如这几个小火者,不是有损天子的圣明。 尽管他没下场。

心底十分遗憾,但仍是看得很开心。 闹了一阵,朱翊钧道了一个好字,然后一旁一名老太监端上一个大金盘,金盘里满是钱和银豆。

“陛下有赏“朱翊钧抓了一大把,将钱豆往地上撒去。 这十几个小火者见了,立即上前争抢。 几个火者为争银豆和钱,争打拉拽。

跌坐在地上。 “去抢,去抢哈哈,看这群泼才。

”朱翊钧看着这几人如此,不由拍着龙椅哈哈大笑,这时候一旁其余站着服侍的太监和宫女们,也是笑起,这时候是无人会怪罪的。 这也是乾清宫里,这位少年天子一天难得少有的快乐。

正待朱翊钧哈哈大笑时,一旁小门一开,一名小太监快步入内在朱翊钧耳边轻声说了几句。

朱翊钧神色一变。

有些惊慌地道:“什么,张先生”“是的,陛下。

张先生已是快到乾清宫了。

”朱翊钧惊慌地道:“怎么就来了,他不是去拜谒皇陵了吗快,快,你们这些蠢笨东西,快将地上的都收拾起来。

”年轻的万历天子,着急的催促着,此刻他丝毫没有一国之君的样子,反而像是犯错事的学生,担心被老先生抓到一般。 只怪朱翊钧方才铜钱。 银豆子撒得太高兴,丢得满地上都是。

十几个火者哪里捡得过来。

朱翊钧连忙对身旁服侍的太监,宫女道:“没用的东西。 你们也去通通给朕捡起来。

”宫女,老太监们听了应了一声,当下埋头在地上拾捡,慌乱中,有数人头脸撞在一起,仰天摔跤。 换了平时,这一幕必可惹得天子大笑,但眼下万历却是急得直跺脚。

这时候殿门外有人道:“左柱国太傅,中极殿大学士张居正陛见”“给朕退下”朱翊钧疾喝一声,在忙碌的宫女火者,立即退下各就其位。 在匆忙之间,朱翊钧立即重新坐好,却发觉案上有几份字帖,画集。

朱翊钧以前字写得很好,得到教导他几位翰林夸奖,但张居正知道后,却说书法对于一国之君而言粗略的掌握就可以了,一国之君该真正学习的是经国治世之道。

亡国之君宋徽宗就因喜爱书法而丢了天下,故而不许朱翊钧再将精力放在书法上。 朱翊钧将字帖,画集立即丢在龙椅上,然后一屁股坐下,摆出了一个正襟危坐,再从手边端起一本四书直解,作出一个认真在读的勤奋皇帝。

待殿门开启了那一刻,朱翊钧作出四书直解刚从手中放下的样子,看向进来的张居正,平静的笑了笑。

演技满分张居正入殿后,先是扫视四周,见没有异状,又看到朱翊钧手中那本四书直解,这才跪下磕头道:“臣张居正叩见陛下”“张先生平身”自十岁登基以来,张居正辅政八年,朱翊钧对张居正行师臣之礼。

在给张居正下御札时,从不直呼其名,只称先生和元辅,平日见面,也只称先生或张先生。

张居正起身后,朱翊钧将手按在书上道:“朕方才在读四书直解时,想起张先生曾道,致知出大学,良知出孟子两句话,略有所悟。 ”张居正抬了抬脚,将靴子挪至一旁,但见脚下多了一颗闪闪发光的银豆子。 看到这一幕,万历以手支额,露出了一个朕要挂了的表情。 张居正垂着眼皮道:“陛下,大学里道,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,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。 故而微臣才道,致知出于大学。 陛下读大学既知致知,那敢问何谓诚其意”万历脸色涨红,然后嗫嚅地道:“所谓诚其意者,毋自欺也,如恶恶臭,如好好色,此之谓自谦,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

“张居正威然道:“陛下记得,要欺臣可以,但切记得,毋自欺这三个字。

“万历听了当下道:“张先生,寡受教了。

“张居正目光扫过,众宫女,太监都是垂下头,大气都不敢出。 乾清宫里沉默了一阵,众人都是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,连万历皇帝额头上汗珠也是一颗颗地冒出来。 半饷后,张居正方道:“陛下,微臣此来是向陛下奏请殿试时读卷官之事。 “.说完张居正递了一奏章,由太监再转递至天子案前。

未完待续。

ps:这撒银子掷圈圈,还有丢钱看别人争抢,都是万历爷在历史上干的真事。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。

Top